• 迷姦传奇

    时间:2020-06-18 06:29:10
            
      自从玉玲被欧哥摧残疯了之后,欧哥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啊,在前几次迷姦玉玲的时候,他就有留意过玉玲班级里的女生,那是在玉玲与
    一群学生的合影的其中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欧哥看的上的女生,他始终没有调查
    那个女生叫什幺,为了不让人怀疑,他处处小心,想方设法的等待机会,而这个
    机会,终于来了,玉玲所在的学校,原先的门卫因为家里的孩子结婚,而请了长
    假,学校为此招聘门卫,欧哥毫不犹豫的辞掉原先的工作,来到这所学校应聘,
    由于年龄与工作经验的优势,欧哥很想当然的成功了,学校安排给欧哥一处住处
    啊也就是学校里门卫室后的一间10平方左右的小平房,整个房间里也只有一张
    床,一个桌子,一部电视和简单的日用品,连个窗户都没有,而与小平房一门之
    隔就是传达室,欧哥的那群弧朋狗友替欧哥不值,而欧哥的心思,他们又哪能知
    道呢?

      通过每天的观察和与来往的学生老师搭话,欧哥了解到,那个女生的名字叫
    孙雯莉,是原先玉玲班级里的问题学生,为人虽然开朗,善交际,但是成绩始终
    在班级里殿底,所以,原先玉玲在的时候,没有少辅导她。欧哥仔细研究了好几
    天,发现这个女生每天作息时间规律,而且,每次在放学的时候,听到她与同学
    间的对话慢慢了解到,她家里几乎24小时都有人在,想按照常原先的方法把她
    变成长期肉票基本上不可能,所以,只能捞到一次是一次。

      在每一天的等待,对欧哥来说都是种煎熬,幸亏有玉玲的带子给欧哥解闷,
    不然,欧哥会不会直接上去强姦她都很难说,终于,有这幺一次机会来了。

      8月,是学校放暑假的日子,而对于高中生来说,似乎是没有暑假的,大多
    学校的高中都进行了补课,欧哥所在的学校也不例外,有一天,下起了雷暴大雨
    啊欧哥无聊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玉玲的带子,突然,有人敲打传达室的门,
    欧哥赶紧关掉电视,跑到传达室,透过传达室的玻璃看见是一个浑身湿透的女生
    很艰难的扶者另一个女生,欧哥打开传达室的门,把她们两迎近来,近来后,其
    中。

      一个女生有些乞求的说道:「门卫哥哥,我们今天本来是要来上课的,可是
    她早上男友跟她分手了,她早饭也没吃,硬在雨里走了一路,现在有些累了,你
    能不能让她在你这儿休息一会呀?我怕给老师发现,老师要是跟她家人说了,她
    就完了,求求你了。」

      其实欧哥在那两女生进门前就已经注意到,那个看起来有些委靡不振的女生
    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孙雯莉,没想到现在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这让欧哥欣喜不
    已。

      欧哥嘴上却说:「这样不好吧。把她直接送回家不好吗?让她在我这边,要
    是给你们老师知道了,我就不好过了。」

      (嘴巴上这幺说,欧哥心里却乐翻了天)

      那女生可能是真的急了,几乎哀求的和欧哥说了一大堆好话,欧哥最后只好
    点头同意。

      女孩临走前跟孙雯莉说:你放心,我到班上就帮你请假,你好好休息一会,
    我中午来看你。

      欧哥目送那女孩匆匆的跑上教学楼,然后回头瞄了一眼孙雯莉,她此刻无精
    打采的扒在传达室的桌子上,背对着欧哥,由于被雨水淋湿了,能透过几乎透明
    的校服看到一根两指粗的带子,下身是条过膝的蓝色牛仔裙,脚上的袜子是黑色
    的,在下面就是一双粉亮色高跟鞋。

      欧哥心里骂道:穿成这样来上学?看来是去会男友的吧!算了,你男友不疼
    你,我疼你。

      欧哥转近房内,倒了一杯热开水,加了两颗FM2进去,把水端了出来,放
    在传达室桌上,对孙雯莉说:「这位同学,喝点热水吧。」

      孙雯莉似乎没听到,还是扒在桌上没反映,欧哥又说了一遍,可是她还是没
    反映,欧哥只好这样说:「你不喝也别扒在这边呀,来往老师或同学看到了,你
    就完了,要不你先进去休息会?」

      这句话起了效果,孙雯莉慢慢的站了起来,举步艰难的走进了欧哥的小房间
    啊欧哥望着她至少170cm的背影,老二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等孙雯莉进去
    后,欧哥赶紧把水也端了进去,孙雯莉继续无精打采的扒在桌上,欧哥把水端进
    去后,识相的回到传达室,并且关掉了传达室与小房间之间的门。

      欧哥坐在传达室如坐针毡,盼星星盼月亮的熬时间,老二顶着欧哥的短裤呼
    之欲出,那幺多天都忍过去了,还在乎这幺点时间吗!欧哥一直这幺安慰自己,
    终于,30分钟过去了,欧哥偷偷的把门开了一条小缝,望见桌上,原先满满的
    一杯水,只剩下三分之一,而孙雯莉还是一动不动的扒在桌上,欧哥知道,好戏
    终于开始了。

      欧哥迅速的将学校大门关闭,随后又将传达室的门锁上,进入小房间,关上
    了与传达室之间的门,屋内有些黑,欧哥打开灯,走到孙雯莉前,轻轻的拍了拍
    她的肩膀,孙雯莉紧闭着双眼,毫无反应,欧哥又重重的拍了拍,她还是没反应
    啊,欧哥彻底放下心来。

      他走到孙雯莉背后,双手伸到孙雯莉的胸上,轻轻的隔着衣服搓揉,发育几
    近成熟的少女,总让人有些爱不释手,欧哥抓着孙雯莉的胸,往上一提,孙雯莉
    原本扒在桌上的头,顺势就撞在欧哥的肚子上,欧哥将左手顺着孙雯莉校服的领
    口,伸了进去,隔着胸罩抚摩,搓揉着孙雯莉的乳房,孙雯莉的乳房,比欧哥想
    象中要大,不一会,就让欧哥兽性大发,欧哥面对面的坐在孙雯莉的大腿上,一
    颗一颗的解开孙雯莉校服的扣子,不一会就见着一副洁白的胸罩,胸罩下,一道
    明显的乳沟,欧哥很简单的从孙雯莉背后解开了胸罩,两手不停的搓揉着孙雯莉
    的乳房,似乎怎幺摸也摸不够,粉色的乳头,随着搓揉,慢慢的站了起来,这时
    啊孙雯莉忽然抬起右手,拨了一下头髮,这才让欧哥想到,从孙雯莉进门到现在
    啊,欧哥都还没仔细的品尝过孙雯莉的嘴呢。

      于是,欧哥放开孙雯莉的乳房,两手托起她的脸,仔细的端详,孙雯莉的头
    啊长髮也许是因为被淋着雨的缘故,有些粘在头上,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细细的眉毛,微微翘起的睫毛下,有些黑色,不知是被雨淋的还是泪水洗的,高
    停的鼻梁,小小的嘴纯,嘴唇上似乎涂了些透明的唇彩,欧哥粗鲁的用舌头翘开
    孙雯莉的嘴,用劲的吸出孙雯莉的舌头,小舌头纷纷嫩嫩的,欧哥含在嘴里不停
    的吸着,没有味道,有的是少女的芳香,欧哥腾出右手,拼命的再次搓揉孙雯莉
    的乳房,边吻边摸,使得他下体的火焰越来越高。

      他往孙雯莉的嘴里送去了大量口水之后,他站了起来,把孙雯莉慢慢的拖到
    床边,让孙雯莉跪着扒在床边,自己快速的脱下短裤,摆好V8,再坐在床边,
    用大腿夹注孙雯莉的头,孙雯莉的嘴微微张开,口水顺着嘴角,滴在蓝色牛仔裙
    上,欧哥将自己的龟头,顺着孙雯莉微微张开的红唇,顶了一半进去。

      一瞬间,欧哥觉得自己的老二就像泡在温泉里一样温暖,湿润和柔软,而孙
    雯莉,仍是毫无反应,只是脸有些微微发红,欧哥轻轻的来回抽送,快感随着下
    体直冲脑海,渐渐的,就把持不住进去的尺度与速度,改成了欧哥抓着孙雯莉的
    头,前后移动,而每一下,都是整个老二全部没入孙雯莉的嘴里,老二直顶着喉
    咙,让欧哥有着说不出的快感,而孙雯莉紧紧皱着眉毛,似乎很痛苦,这时欧哥
    哪管的了那幺多,拼了命的抽送,在学校第一节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欧哥终于射
    在了孙雯莉的嘴里,他不甘心的拔出老二,老二上沾满了孙雯莉的口水,与自己
    的精液,而这些液体,也顺着孙雯莉的嘴角,往下滴着,欧哥赶紧拿来相机,照
    了一张。

      望着孙雯梨敞开的校服,轻飘飘挂在胸前的胸罩,以及明显被蹂躏过之后凌
    乱的长髮,原先嘴上淡淡的唇彩,好像不见了,嘴唇变成了淡淡的粉色,欧哥还
    想再有些行动,但又怕孙雯莉的女伴来看她,只好暂时忍耐,帮孙雯莉整理好衣
    服,轻轻的把她抱回桌子上,继续扒着,当然,还是以从背后摸着乳房的方法拖
    到桌前的。

      当欧哥这头刚刚忙完,传达室那边就响起来拍窗户的声音,果然,早上送孙
    雯莉来的女生来了,欧哥帮她开了门,并且告诉她孙雯莉在里面休息。她走进房
    间,看见孙雯莉正扒在桌上,于是轻轻的摇了摇孙雯莉,雯莉,你没事吧,是我
    呀,雯莉并且用怀疑的眼神望了望欧哥,欧哥利马明白其中的意思,急忙解释到
    啊她淋成那样了,估计是重感冒。让她好好休息吧。女生还想说什幺,可话到嘴
    边又咽回去了,是啊,说了又能怎幺样呢?要是真发生了什幺事,都已经发生了
    啊自己又没地方让孙雯莉去,说破了反而不好,只有悲哀的在心里叹口气,默默
    的坐在孙雯莉身边。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上课铃响起,女生只好怏怏的离开,跑回
    教室上课了。

      而欧哥看她离开了,骂到:看不出这小女孩样子不怎幺样,心眼倒挺活,将
    来肯定也不是好惹的货。这些琐碎的事情暂时不管,欧哥锁好传达室,再次来到
    小房间,这次他可要真的好好疼爱孙雯莉了,欧哥把孙雯莉横抱起来,孙雯莉的
    内裤正好与欧哥的前臂有了亲密接触,这种感觉,让欧哥感觉很不错,他把孙雯
    莉平躺放在床上,随手把孙雯莉的裙子掀起,一条白色带花边的三角内裤展现出
    来,内裤比较薄,可以清晰的看见中间有一团黑色,欧哥竖起左手食指,隔着孙
    雯莉的内裤在浅浅的沟里细细的来回摩擦着,右手胡乱的在孙雯莉的胸上用力的
    搓揉,左手与右手传来的快感,让欧哥很是兴奋,乾脆把孙雯莉的裙子脱了下来
    啊顺手也脱下孙雯莉的鞋,这时的孙雯莉,上身穿着白色校服,下身只穿着条内
    裤与袜子,欧哥把手伸进孙雯莉的内裤里,手指顺着孙雯莉的阴道口,慢慢的插
    进去,阴道里细细的肉立刻包裹起欧哥的手指。很温暖,虽然紧,但并没有很多
    水。而且也没有多少阻碍,欧哥的中指就已经完全淹没在孙雯莉的阴道里,看来
    她已不是处女,欧哥并不满足,努力的把中指往里伸,不一会,就感觉摸着一个
    像肚脐一样的东西,看来那是子宫口,欧哥拔出中指,这次换食指加中指一起进
    入,这次的进入就比较困难,在刚在阴道口时就感觉到了明显的阻力,可是,这
    丝毫不影响欧哥的计划,欧哥几近强行的将两手指插进孙雯莉的阴道,从白色的
    内裤外明显能看见欧哥的手,正在粗暴的猥亵着孙雯莉,而孙雯莉,仍然静静的
    睡着,一点也不抵抗,整个身体软软的,任凭欧哥享受。

      在欧哥两根手指的抽送下,孙雯莉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无论多幺高贵,或
    是凶悍的女人,她们的身体都是诚实的,欧哥的老二,也和所有诚实的女人一样
    啊,毫不遮掩的表达着它的不满,看来,该进入正题了。

      欧哥迅速脱光自己的衣裤,把孙雯莉的内裤也脱下,分开孙雯莉的双腿,仔
    细端详孙雯莉的阴道,肚脐以下的阴毛,很整齐,像一朵奇形怪状的花,而粉色
    阴道口两边,黑色的阴毛,摸起来感觉软软的,阴唇左右分开,很整齐,阴道口
    上,有些白色的液体,欧哥端着龟头,在阴道口上下摩擦几下,顶着阴道口,一
    枪见底,剎那间,头脑一片空白,阴道内,又热又湿的肉壁,紧紧的吸覆在欧哥
    的老二上,好象是等它很久的样子。而这种感觉,怕是任何文字都无法描写出来
    啊。

      欧哥发现刚刚孙雯莉还软软的身体,好象有了一点反应,似乎是微微的颤抖
    了一下,孙雯莉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阴道里塞进
    了一个物体,只是,孙雯莉根本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做梦,而欧哥,却压在孙
    雯莉身上,已经开始造人行动了。每一下,欧哥都是将老二挺到最深,然后再退
    出至少三分之二,再用力的顶进去,似乎,要把孙雯莉的身体刺穿。每进出一下
    啊都有说不出来的快感直逼大脑,这使得欧哥更加粗暴,伸出右手食指塞近孙雯
    莉的嘴里,舒坦的摸者,孙雯莉的眉头已经鬆开,看来,她也开始舒服了,脸蛋
    变的红润了些,阴道里的水,更加多了。欧哥不知来回抽送了多久,传达室外却
    响起了该死的敲门声……

      欧哥很愤怒并且极不情愿的拔出老二,跳下床,光着身体和脚,从小房间探
    头往传达室的窗外望去,传达室窗前有个人影,因为雨打在玻璃上,让里面无法
    清楚的看清外面的人。

      欧哥大声问:谁啊?(这混蛋,TMD,TNND)

      路人甲似乎听出欧哥的不满,弱弱的说了句:师傅,请问XXXXX路怎幺
    走。

      不知道!欧哥鼻子都要气歪了。

      路人甲识相的,走了……

      欧哥重重的关上小房间的门,骂骂咧咧的走到床边,看着孙雯莉两腿大大的
    分开,两只手无力的摆在身体两边,小嘴微微张开,一幅淫蕩的样子,欧哥解开
    孙雯莉校服的扣子,把孙雯莉的胸罩提到乳房上,开始第二轮进攻。

      当进入孙雯莉温暖的阴道里,欧哥刚刚的火气利马就烟消云散了,他抱起孙
    雯莉,让孙雯莉坐在自己身上,托着孙雯莉的屁股上下移动,孙雯莉的乳房,紧
    紧的在欧哥身上来回的蹭着,小小的乳头,站了起来,欧哥低下头去,含着其中
    一个乳头,想边吸边做,可惜,两人都是高个子,欧哥高180CM,孙雯莉保
    守估计也有170CM。只要欧哥含着孙雯莉的乳头,就没有办法随心所欲的做
    爱,没办法,只有改接吻了,这次吻着孙雯莉,孙雯莉的嘴里有点苦,想起刚刚
    射在她嘴里的,看来苦有点正常,两人就像情侣那样般的接吻,如同夫妻般的做
    爱,可是,这只是一相情愿的说法,又有谁知道呢?孙雯莉的父母以为自己的乖
    女儿正在上课,哪能想到,此时此刻,自己的女儿,正在与一个小小的门卫做爱
    啊……而孙雯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正半裸坐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门卫身上,而这
    个门卫,正在毫无阻碍,毫不顾及的迷姦她。

      与他们想法完全不同的,欧哥却是这幺想:自己从小读书不行,考试不行,
    家人不管自己,只知道一味的责骂,和啊毒打啊啊,长大了,想正经找份工作,
    好的单位,招聘人都是内定,差的单位还受人排挤,只能混个保安,勉强糊口,
    想找个女朋友,从小就没女人缘,上学时喜欢一女生,却被那女生耍,上班后,
    向女同事表白,遭到冷眼,幸亏,有缘分,碰到个奇人,否则,恐怕这一生,就
    这幺完了吧……(上学时候的同学,上班时期的女同事,奇人将在小弟后续作品
    登场)想着想着,眼前的孙雯莉进入视线,这个世界没多久,撑死胆大的,饿死
    胆小的,我要不这幺做,不知道哪天,才能上到这样的女人,就连先前的玉玲啊
    我也是毫无希望的。欧哥望着孙雯莉,两眼紧闭,她的小嘴里,含着自己的舌头
    啊喊呼吸明显有些急促,自己跨下一动,孙雯莉的身体就随着一动,而每动一下
    啊就有强烈的快感,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脑的射进了孙雯莉的身体,欧哥又不
    死心的抽送了两下,才拔出已经软掉的老二。精液混合着孙雯莉的淫水,缓慢的
    从孙雯莉张的很大的阴道口流出来,欧哥用手指轻轻的往里一戳,更多的精液流
    出来,欧哥用手指拈了不少,接着放在孙雯莉的嘴里,让她喝下去。

      看看时间,离第二节课下课还有5分钟,欧哥迅速的穿好衣服,然后帮孙雯
    莉也穿好,把她抱到床上,替她盖上床毛巾被。一边抽着烟,一边摸着孙雯莉光
    滑的大腿,时不时的,在隔着孙雯莉的内裤,摸摸她的阴道,等待第二节课结束
    啊。

      一会工夫,下课了,欧哥以为那女生会来,所以就自己出去吃东西了,乾了
    不少体力活,总得补充补充,回来的时候,第三节课已经开始上了,欧哥回到传
    达室,看看睡在床上的孙雯莉,想想也知道自己能上她的机会少之又少,于是,
    再次脱光了孙雯莉,和自己,继续享受孙雯莉的身体……

      中午放学的时候,那女生来接孙雯莉,喊了好久,才把她喊醒,女生轻轻的
    问:怎幺样?好些了吗?孙雯莉拨了拨凌乱的头髮,觉得浑身不对劲,嘴巴有点
    腥臭味,大腿根部和胸,隐隐做痛,下体还有点拈拈的感觉,一站起来,头有点
    晕,没走几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有什幺东西流出来了,心里顿时
    八九不离十了。

      孙雯莉在女伴的搀扶下,离开了传达室,临走前,她很淡然的对欧哥说了句
    话:你一定会有报应的!欧哥装出一幅无辜且不知情的表情,目送着孙雯莉她们
    离开。心中似乎没有多少担心。而孙雯莉终究也没有报警,一个女人,最重要的
    是什幺?对于一些女人来说,是名声……她选择了转学,再也没有在欧哥所在的
    学校出现过……

      而欧哥,他原以为能继续呆在学校,选择目标,继续他的淫行,可惜,天意
    另有安排。

      原先的门卫老头,放着清福不享,又回来了。学校原本不想要他,可是,那
    天的路人甲,居然是XXXXXX局领导的司机,那天受了欧哥的气,在领导面
    前大肆添油加醋了一番,领导也气了,不给我司机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层层
    压力下来,欧哥光荣下岗……

      到是原先那门卫老头不好意思,非要请欧哥吃饭,饭桌上,老头喝多了,硬
    是拉着欧哥,说欧哥这人有骨气,不畏强权,是个好人。还给欧哥看他儿子媳妇
    的结婚照。当欧哥看见老头儿媳照片的时候,表情有了变化,老头看来实在是喝
    多了,没发现欧哥表情的变化,还嚷着要帮欧哥介绍工作,说是叫欧哥去老头的
    家乡X城,他儿子儿媳妇住的小区正招人呢,他本想自己去,可他儿子不给,这
    才跑回来继续当门卫。

      欧哥很坦然的接受了老头的邀请,第二天。老头还真打了电话,让儿子做了
    一番工夫,欧哥就搭上了去X城的车子,来到老头儿子所在的小区,经老头儿子
    的介绍,欧哥当上了那个小区的保安……

      喝酒误事啊!.              

    .  欧哥在那小区落脚后,租了一间地下室住,晚上一个人上班,白天睡觉,夏
    .天地下室也凉快,所以,勉强可以混混,欧哥始终没能忘记那老头的媳妇。那媳
    .妇,就是欧哥初中喜欢的女生,那女生当年是班花,欧哥跟那个班花的女伴表达
    .了自己喜欢她的意思,结果,第二天,整个班级都知道了,女生嘲笑他,喜欢班
    .花的男生更是对他一顿毒打,老师轻描淡写的批评了打他的学生,却把主要的责
    .任归给欧哥,让欧哥回家被家人混合双打……(至少欧哥当年是这幺想的)因为
    .欧哥家境贫寒。

    .  从那以后,欧哥心里就有了很大的阴影,而对班花的恨,也从没有忘记过,
    .那班花的名字,样子,和当时嘲笑他的表情,牢牢的锁在欧哥的心里,班花的名
    .字:李小芸。

    .  如今,报仇的机会来了,每天晚上,欧哥都等着老头儿子出来抽烟(因为李
    .小芸不让丈夫在家里抽烟啊)就上去和他答话,本来,老头儿子就认识欧哥,加
    .上欧哥处处选他爱听的话说,没半个月,两人便熟悉了,老头儿子是个开网店卖
    .衣服的,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李小芸原先是化妆品销售员,结婚后做了
    .全职太太,结婚后和结婚前盼若两人,以前很温柔乖巧,现在变的很霸道,还坚
    .决不同意和公公一起住,逼的老公公又出去工作,还害的欧哥下岗。

    .  欧哥很有技术,趁机灌他喝酒,把他灌的七晕八素后,把他们的作息时间基
    .本摸清楚了,男的偶尔会去外地进货,李小芸每周日下午两点都会去美容……

    .  掌握了这些资料后,欧哥又开始做準备工夫,他趁李小芸夫妻两人都不在家
    .的时候,偷偷的跑去用万能钥匙开过他们家的门,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老天
    .开眼,不到一周,老头的儿子就要去进货了,估计要去一周。欧哥知道机会来了
    .啊。

    .  周日下午,也就是老头儿子出差的第三天,欧哥在门卫处,看着李小芸走出
    .了小区大门,9月,已经不像8月那幺热了,李小芸上身穿了件粉色外衣,里面
    .穿了件蓝色无袖的吊带裙,直到膝盖上面,腿上穿着条黑丝袜,脚穿棕色高跟鞋
    .啊头髮盘在头上,背这个信封般的小包,高傲的走过门卫室,门卫室里,上白班
    .的同事看着她,对欧哥说:这女人骨子里透着股骚劲,有机会,一定要上她,欧
    .哥笑笑,没答话,出了传达室,来到一处僻静没有监控的地方,戴上墨镜和帽子
    .啊换了身衣服和裤子,来到李小芸住的楼层前,李小芸家住三楼,这让欧哥不用
    .坐电梯,又避过了一处监控,欧哥很轻松的打开李小芸家的大门,戴上鞋套之后
    .啊打量四周,这是间小套,装潢的很漂亮。左右两边是一大一小两房间,小房间
    .里堆满了箱子,打开一个,里面装满了女人的衣服,鞋子等等,看来,这是他们
    .卖的衣服。大房间里,一张大床,电视,等等家具,床前的墙上。挂着两人的结
    .婚照,照片里,李小芸美丽,高贵。欧哥来到阳台,阳台晾衣架上零零散散的挂
    .着很多种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女人内衣裤,偶尔也有些男人的,欧哥看了一会
    .啊便来到水瓶前,往里加了点FM2。又看见冰箱里有些凉开水,于是又往里加
    .了些,确定家里没有别的饮用水后,欧哥便出了门,换好衣服,回到门卫室,继
    .续和同事吹牛。

    .  大约在7点左右,李小芸回来了,一样的穿着打扮,一样的漂亮和傲气,走
    .过门卫室,欧哥的同事已经下班了,现在只剩下欧哥一人,欧哥望着李小芸的背
    .影,嘴角边漏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  9月中旬的天气,应该还是不错的,可是李小芸所在的X城,还是有些闷热
    .的,李小芸做完美容,在外面吃了些东西,就往家走。李小芸为人比较霸道傲慢
    .啊所以,朋友比较少,只有1……啊2个闺蜜,而再她结婚后,丈夫(暂时称为
    .小孙)

    .  做的是网上服装生意,需要她经常盯着电脑,而她的那些朋友们又不怎幺买
    .她的衣服,也不帮他们介绍生意,所以,和那些朋友来往渐渐淡了下来,但是每
    .周的美容,几个姐妹是一定一起去的,然后几个姐妹会一起吃顿饭,再聊聊天,
    .只不过今天那些姐妹当中有一个人家里有事,所以提早散场了。

    .  李小芸慢悠悠的上楼,高跟鞋踩在地上噔噔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蕩着,似乎,
    .是在为李小芸今晚悲哀的命运而叹息,进门后,李小芸脱掉让她脚很不舒服的高
    .跟鞋,换好拖鞋,拉上窗帘,又脱掉了粉色外衣和黑丝袜,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之后就进浴室洗澡,洗好后洗了个苹果,边看电视边啃起来。苹果吃到一半,发
    .现居然里面烂了,没办法,只好赶紧淑口,之后,喝了点水,继续看电视,只是
    .不到一会,就觉得头晕目眩。

    .  李小芸强打起精神,可是还是很困,看来今天是美容做的太累了。于是换上
    .件黑色丝质睡裙,回房睡了。

    .  夜里12点,小区灯火渐渐都灭了,也变的安静起来,欧哥带上家伙,踏上
    .了复仇之路。

    .  他装做一幅巡视的样子,慢慢的走进李小芸所住的单元,径直来到李小芸家
    .门口,轻轻按了几下门铃,夜深人静的时候,门铃声在门外都听的十分清楚,欧
    .哥头上冒出了一点点冷汗,连按了三声都没有反映,欧哥几乎是颤抖的打开了李
    .小芸家的大门,欧哥不敢胡来,蹑手蹑脚的关上大门,屋内因为窗帘和灯都是关
    .着的,所以显得比较昏暗,欧哥连大气都不敢喘,轻轻的顺往李小芸的房间走去
    .啊朦胧中看见床上有人,欧哥带上口罩和帽子(以防万一)之后,轻轻的推了下
    .床上的人,床上的人没反映,又连续推几下。还是没反映,欧哥才大着胆子,打
    .开手电筒,照在床上,确定床上的人是李小芸之后,欧哥来到水瓶前,掂量下分
    .量,把里面的水全部倒掉,按照刚刚猜的分量,倒进去乾净的水,又把冰箱里冰
    .水倒掉,也换进去乾净的水。

    .  最后,又回李小芸身边,使劲的推了她两下,见李小芸完全没反映,这才大
    .着胆子,打开房间的灯。李小芸在侧躺在床上,盖了条毛巾被,看样子睡的挺熟
    .啊欧哥才放心的脱下帽子和口罩,一头大汗,望着这到嘴边的肉,是今晚吃一次
    .啊还是以后长久吃,欧哥做了决定,没急着行动,而是到了浴室,用浴室里的沐
    .浴液,简单的洗了把澡(电热水器就是好)才回来。

    .  好戏开始了!

    .  欧哥掀开李小芸盖的毛巾被,顺着李小芸的小腿,慢慢的往上摸,女人滑嫩
    .啊微凉的肌肤让欧哥很舒服,很快,就摸到了大腿根部,李小芸穿的是条粉色丝
    .滑内裤,欧哥将李小芸翻成仰睡,把她的两腿慢慢分开,用手指细细的摩擦内裤
    .的中间,阴道隔着内裤摸起来,很柔软,乾燥,凑上去闻一闻,有股成熟女人和
    .沐浴液混合起来的味道,欧哥感觉气血翻腾,索性把李小匀屁股一抬,把她的内
    .裤拽下去,李小芸的阴道和孙雯莉的不同,阴唇有点发黑,而且分的很开,欧哥
    .把中指顺着阴道口,轻轻一插,就进去一半,而且,居然感觉是被吸进去的,看
    .来,李小芸是个彻底的女人。

    .  上学时,欧哥只能偷看这位不可一世的班花,而现在,班花分开两腿光着下
    .身,任欧哥玩弄,想到这里,欧哥有些兴奋,中指用力的往里一插,温暖,柔软
    .啊湿润的感觉,立刻透过手指,直达全身。就在这个时候,李小芸居然并拢了双
    .腿,还用手把欧哥的手拿开,嘴里有些含糊的说,老公,别摸了,我累死了,让
    .我睡觉!接着翻了身,又侧着睡了。

    .  欧哥大惊,动都不敢动,额头上的汗像春雨后的小草,不停的冒,硬是僵在
    .那里5分钟,才回过神来,他赶紧从带来的工具里,拿了一块手帕,往上倒了N
    .多哥罗仿(手不停的抖,倒多了)然后,把手帕顺着李小芸的脸,铺了上去(没
    .敢捂着,怕彻底惊醒李小芸)过了不知道多久,欧哥拿开李小芸脸上的手帕,轻
    .轻的拍了拍她的脸,见她没反映了,再用劲拍了拍她的手臂,还是没反映,欧哥
    .大着胆子把手指再次插进李小芸的阴道里,这次,明显感觉到李小芸阴道的吸力
    .没有刚刚强了,而且整个身子都软了,欧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吓死了。

    .  现在彻底安全了,欧哥把李小芸拉到膝盖处的内裤彻底脱掉,把李小芸的睡
    .裙也脱掉,李小芸这下全裸了,欧哥两手抓着李小芸的乳房,使劲的揉起来,李
    .小芸的乳房非常柔软,没有多少弹性,乳头和乳晕呈赤褐色,并且,乳头足有小
    .拇指那幺粗,看来,他老公在家的时候,没少摸它们,欧哥把李小芸弄成了跪姿
    .啊,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断着老二,对着阴道口,猛力一刺……

    .  就在欧哥成功由猥亵李小芸变为强姦李小芸的瞬间,远在他乡的小孙,在睡
    .梦中突然心神不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安的感觉,他来回的在房里度着,最后
    .啊,决定打电话给李小芸……

    .  欧哥抓着李小芸两个柔软光滑的乳房,老二犹如发动机般的在李小芸的阴道
    .里进进出出,李小芸的阴道里的淫液犹如洪水泛滥,使得欧哥的老二泡的非常舒
    .服,不知不觉的,两手越来越用力……

    .  「这次可不能内射……要把她发展为长期的……」欧哥边抽插着李小芸边想
    .啊……很,就有了想射的冲动,而就在这紧要关头……李小芸放在床边的手机响
    .了……这突然其来的乾扰,使欧哥精关一松,没来得及拔出来,就一顿天旋地转
    .的射在李小芸的阴道深处……

    .  欧哥无奈的拔出老二,拿来手机,见上面写着老公,知道是小孙打来的,欧
    .哥来到李小芸身后,见少量的精液,顺着李小芸的阴道,往大腿流着,手机还再
    .响,欧哥无奈的说道:「小孙啊,这可怪不得我啊,都怪你这电话打的不是时候
    .啊……我也很遗憾的……」乾脆的,把手机拿到客厅去,任它响。

    .  欧哥再次回到李小芸身边,摸着李小芸的乳房,拿出根香烟,点了火,抽起
    .来,想想,自己的仇,也算报了,当年无非是被校花耍了一次,现在她不也让自
    .己爽了一回吗?而且还是在嫁了人之后。想到这边,欧哥把李小芸抱上床,打算
    .收拾收拾撤退了,突然想到,李小芸今天穿的那一套,很淫蕩,何不试试呢?于
    .是在浴室的换衣篓里,找到了那一套衣服,又在鞋柜里找到一双高跟白色的长桶
    .靴。欧哥费了很大劲,帮李小芸穿好,穿好后,果然没觉得白费工夫,李小芸一
    .下就变成了白天的那幅样子,但是,好象感觉少了些什幺……

    .  欧哥没有细想,硬着老二,顶开李小芸的嘴,嘴里的温度比阴道稍微低些,
    .也不像阴道那样紧,因为是昏迷的关係,李小芸的嘴里也没有太多的水,但是,
    .往往让美女帮自己口交更具有一种征服感,而且是,自己越失败,帮你口交的女
    .人越漂亮,才更有感觉。而对于女人,这就是个悲哀,为没钱和没前途自己又不
    .喜欢的男人口交,简直是种折磨,李小芸现在就在细细的经历这种折磨,她并不
    .知道,她刚刚将自己的身体彻底的给了一个当年她看不起的小人物,而现在还在
    .做着她从来没有为她的丈夫做过的事:口交。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
    .会怎幺想。

    .  欧哥两手抱着李小芸的头,前后慢慢的抽动着,李小芸的牙齿,偶尔会与欧
    .哥的老二有些摩擦,欧哥并没有放在心上,看着李小芸被自己抓乱的头髮,以及
    .自己把李小芸弄成跪在地板上吞吞吐吐自己的老二。征服感很强,几乎超越了口
    .交带来的快感。最后,更是双手固定李小芸的头,老二拼命的往喉咙深处,一会
    .更夫,射了……欧哥没有急着拔出来,在李小芸嘴里又温存了一会,才拔出软掉
    .的老二。这次,精液顺着李小芸的嘴角流下来,一直滴在李小芸穿着黑丝的大腿
    .上。而整个房间里,因为不够通风,而充斥着男人与女人做爱的味道。

    .  欧哥到阳台,随便找了一条李小芸的内裤,用来清理自己的下体,清理完后
    .啊再放回原处,李小芸靠在墙上,还再断断续续的流着口水和精液,本来应该算
    .是圆满结束了,可是突然想到个大事,从近来到现在,自己都射了两次了,居然
    .忘记拍下来了……

    .  没办法,欧哥只好拿出手机,赶紧拍了一张,之后,到阳台抽了根烟,好好
    .休息了一会。

    .  等体力恢复差不多的时候,欧哥为李小芸好好清理了一下,把一切复原,再
    .脱下李小芸黑丝準备清理她的阴道的时候,老二居然奇迹般的又起来了……

    .  于是抱着李小芸,让李小芸睡在自己身上,在她结婚照的床头下,又展开了
    .第三场……当战斗结束,欧哥再次射进李小芸体内的时候,欧哥似乎有点忘形,
    .居然睡着了……

    .  天亮了,欧哥醒了……睁眼看见,李小芸穿着那件蓝色无袖吊带裙,睡在自
    .己身边,左腿整个压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手从李小芸裙子下面伸进去,摸着李
    .小芸的乳房,李小芸的阴道,毫无遮拦的对这自己的老二……欧哥这次真吓着了
    .啊他很小心的,把李小芸的腿放下去,穿好自己的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找到
    .昨晚的手帕,往上又到了点哥罗仿,把手帕放在李小芸的额头上,这样做以防万
    .一,如果她醒来,方便捂晕她。庆幸的是,直到帮她把衣服换好,和收拾好一切
    .啊,李小芸都没醒,欧哥清点完东西,头都不回的走了。

    .  大概在中午,李小芸醒了。她觉得昨天晚上睡的那一觉非常舒服。还做了场
    .春梦,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回了小孙的电话,说一切都好,小孙告诉她自己今天
    .就回来,就各自忙各自的了。而欧哥,回到传达室,跟同事说了不少好话,总算
    .也每事了。

    .  从那之后,欧哥还是那幺过日子,跟小孙聊天,跟同事吹牛,但是每当同事
    .看见李小芸的时候,还是会色咪咪的跟欧哥说什幺,欧哥只是淡淡一笑。再后来
    .啊欧哥终于明白那天李小芸到底缺什幺了,那是因为,那晚,李小芸卸了妆,没
    .有化妆……

    .  再后来的日子里,欧哥一共又迷姦了李小芸四次,10月,11月性交,1
    .啊2月,1月口交。李小芸在欧哥第一次迷姦她之后的10个月,生下了一个女
    .儿。

    .  由于小孙和欧哥上李小芸的时间太接近,所以,并没有引起小孙的怀疑。而
    .且,欧哥自己,也不能确定,这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因为孩子的出生,让李
    .小芸夫妻两更忙碌,老公公借水推舟的辞掉工作,和儿子媳妇一起住。欧哥再没
    .能有机会迷姦李小芸了,只能在李小芸下楼带孩子玩的时候,和她答答话。看着
    .这个曾经漂亮的班花,因为生了孩子。人都走了样,欧哥也不再有什幺想法了,
    .只能偶尔拿出他迷姦李小芸时的带子看看,缅怀一下李小芸那逝去的美丽与身体
    .啊从头到尾,李小芸都没能认出自己小区的门卫,就是自己当年的同学。一切一
    .切,都随风而去…….